首頁 >> 圖片新聞

圖片新聞

青藏高原科考中的陝西智慧

發表日期:2020-09-07來源:陝西日報放大 縮小
  
  
  陕西日报讯(记者 张梅)8月8日开始,第二次青藏高原综合科学考察研究陕西省动物研究所科考队,从关中平原出发,挺进青藏高原腹地。在近1个月的时间里,他们行程6000多公里,踏上高原牧场,迈入河流湿地,用严谨扎实的工作态度圆满完成了这次科考任务。
  
  此次科考的目的是什麽?他們是如何開展科考的?這一路他們都有哪些難忘的經曆?有什麽收獲?8月25日至28日,記者在青海省實地采訪了科考隊員。
  

   

 

  踏上“第三極” 

  
  青藏高原被譽爲地球“第三極”,是我國重要的生態安全屏障和戰略資源儲備基地,也是亞洲衆多大江大河的發源地。20世紀70年代到90年代,我國首次對青藏高原地區進行了綜合性科學考察研究,填補了青藏高原研究中的諸多空白。
  
  2017年,我國啓動第二次青藏高原綜合科學考察研究。此次科學考察研究定位國家重大需求和國際科學前沿,旨在揭示過去50年來環境變化過程與機制及其對人類社會的影響,提出亞洲水塔與生態安全屏障的環境保護戰略,服務生態文明建設戰略和“一帶一路”倡議。
  
  在兩次青藏高原綜合科學考察研究中,陝西科研力量發揮了重要的作用。陝西省動物研究所是其中重要的一支隊伍。從20世紀70年代末以來,陝西省動物研究所一直參與青藏高原的科學考察,爲藏羚羊、藏野驢等領域的研究作出了突出貢獻。在第二次青藏高原綜合科學考察研究中,陝西省動物研究所承擔了一項子課題——氣候變化對青藏高原小型哺乳動物多樣性的影響。
  
  “野生動物是自然資源的重要組成部分,在自然生態系統中發揮著不可替代的作用。自然和人類活動的共同作用,對青藏高原小型哺乳動物多樣性會産生重大的影響。青藏高原是鼠兔屬和田鼠亞科動物的起源中心,也是生態系統食物網結構最重要的環節。幾十年來,在人爲活動和氣候變化的影響下,此類野生小型哺乳動物的生長、發育以及繁殖等生活特征發生了改變。”陝西省動物研究所副所長、科考隊領隊常罡介紹,“因此,開展本項調查,更新、充實青藏高原小型哺乳動物資源的基礎信息,摸清各物種的分布及棲息地狀況,闡明因氣候變化導致的人爲活動變化對小型哺乳動物多樣性的影響機制問題,對防控有害生物種群暴發、促進生態環境保護和經濟社會可持續發展具有重要的支撐作用。”
  
  陝西省動物研究所也稱西北瀕危動物研究所,是我國西北地區主要從事野生動物保護研究的綜合性專業研究所,在珍稀瀕危野生動物資源遺傳與保護、經濟動物資源開發利用、野生動物資源及生態環境監測和評估、野生動物疾病傳播與防治等方面取得了諸多成績。
  
  “正是因爲陝西動物研究所多年來在這一領域取得的成果,才獲得了這次參與第二次青藏高原綜合科學考察研究的機會。我們有實力,也有信心完成這項任務!”常罡表示。
  

   

  
 
  尋找“小”動物
  
  8月26日是收獲滿滿的一天。
  
  一大早,科考隊員們就來到青海省果洛藏族自治州瑪多縣城外的一片草場收集樣本。前一天晚上,他們在這片草場仔細布置過采樣工具。
  
  “我們收集了20多只鼠兔樣本!”科考隊員興奮地說。
  
  以鼠兔爲代表的小型齧齒類動物是此次科考的重點對象。常罡介紹,以鼠兔爲代表的小型齧齒類動物是高原最常見的野生動物,它們也正是此次科考關注的主角。“比起藏羚羊、藏狐、雪豹等青藏高原上的明星野生動物,這些高原小精靈雖然不起眼,但卻是值得深入研究的一個種類。它們對環境的變化非常敏感,是研究環境變化的模式動物。它們也是大型哺乳動物的食物來源,整個種群動態的變化過程能反映出它的上級捕食者——大型動物整個種群的動態過程。我們通過研究這些齧齒類動物,探討氣候環境變化對整個地區生態環境的改變。”他說。
  
  選擇采集樣方的區域、布置采樣工具、采集樣品、處理樣品是此次科考過程中的主要工作。
  
  爲了保證采集數據的客觀和准確,采集樣方的每一塊土地都得經過精挑細選。“樣方的來源首先要滿足不同的海拔梯度,再一個需要有不同的生存環境,例如草場、濕地等不同的環境都需要采集樣方。就是同一片區域,我們也會選擇兩種樣地——人爲幹擾比較小的樣地和人爲幹擾比較大的樣地,通過對比了解人爲幹擾對小型哺乳動物的影響。”常罡介紹,“因爲不同生態環境類型裏面,會棲息多種小型哺乳動物,我們想了解不同的海拔梯度,小型齧齒動物的分布會有什麽樣的變化,動物能在這麽高海拔的地方生活,究竟有什麽樣的能力。”
  
  因此,爲了選擇一塊合適的樣地,科考隊員往往一找就是幾個小時。
  
  樣本的采集只是科考工作的第一步。“我們一共采集到了100多個齧齒類的個體,還需要在實驗室對這些樣本進行檢測分析。在今後的幾年裏,我們還要繼續到青藏高原來,補充樣本,爭取能獲得青藏高原分布的齧齒類動物的所有類別的樣品,然後再進行比較分析、深入研究。”常罡介紹。
  

   

 
 
  生命禁區的挑戰
  
  從青海湖濕地到三江源頭,從格爾木荒漠到可可西裏無人區,6000多公裏的科考路程,平均海拔4600米。在被稱爲生命禁區的青藏高原,科考隊完成了一次次挑戰。
  
  8月26日,記者見證了其中的“冰山一角”。8月26日中午,收集了瑪多縣城外一片草場的樣本之後,科考隊繼續驅車前往黃河源保護區核心區域。行駛了十幾公裏後,一輛科考車爆胎。值得一提的是,科考隊沒有專職司機,整個科考全程,隊員們輪流開車。只見大家娴熟地把車推到路邊,開始齊心協力換輪胎。海拔4200多米的高原上,稍微用力就感到體力不支。不到一個小時,輪胎換好了,幾個隊員開車返回,到縣城尋找修理廠,其余車輛繼續前行。
  
  這片區域平均海拔4200多米,隨著車輛往保護區深處前行,海拔不斷升高。在坑坑窪窪的碎石路上,車輛行駛起來相當費勁。大家一面小心駕駛,一面留意著合適的取樣地。在美麗的鄂陵湖畔、海拔4610米的黃河源頭紀念碑所在地,大家顧不上欣賞大自然的壯麗景色,抓緊時間采集樣品。
  
  晚上8點多,科考隊開始返程。行駛了一段距離後,另外一輛車又爆胎了。沒有信號、沒有救援,只能自己動手。晚上8點多的高原,冷風吹得人瑟瑟發抖。一個多小時後,輪胎換好,天已經黑了。車輛駛入伸手不見五指的夜色中,小心翼翼地前行。
  
  “对我们经常出野外的人来说,工作很重要,但是必备的生活技能少不了。在野外,遇到任何突发情况,都需要我们自己去沉着应对、冷静处理,在人迹罕至的高原更是如此。这些看似平常的小事,却是对科研人员整体素质的考验。”中科院西安分院副院长李保國说。
  
  整個科考途中,科考隊不斷應對著各種考驗:在五道梁地區,嚴重的高原反應讓所有科考隊員整夜難眠;在可可西裏地區,一天6次陷車,讓隊員們幾近崩潰;爲了協調科考“手續”,連續十幾個小時駕車往返于保護站和駐地之間;在無人區趕夜路,擔心狼等大型動物攻擊,忍著幾個小時不能“方便”……
  
  一路艱辛,大家卻認爲很值得。
  
  科考隊員侯祥:“我們要秉承陝西省動物研究所不怕吃苦、勇攀高峰的科研精神,爲青藏高原科考奉獻出我們陝西青年科研人員的一份力量。”
  
  科考隊員封托:“雖然辛苦,我們卻看到了別人看不到的風景,見到了別人見不到的動物,還能用我們的知識和能力爲保護它們作出貢獻,我們樂在其中!”
  
  科考隊員安曉雷:“這項工作我們會持續5到10年,希望通過我們的努力,能在青藏高原整個氣候環境的變化對動物生態發展的影響方面,得到一個科學的結論。”
 
【記者手記】
  
  青藏高原上的小精靈 
  
  比起藏羚羊、藏狐、雪豹等青藏高原上的明星野生動物,青藏高原上有一些小精靈雖然不起眼,但卻在整個生態系統中發揮著重要的作用。我們來了解一下它們。
  
  “背鍋俠”鼠兔
  鼠兔是卡通形象皮卡丘的原型動物。鼠兔,鼠兔科,體形小、耳短、眼黑、體毛呈茶褐色。它們長得像兔子,體形似老鼠。它們是動物界典型的“背鍋俠”:20世紀60年代開始,青藏高原上的草原退化,農牧業發展困難,草原生態系統的破壞影響了牧民的生活。人們一直認爲罪魁禍首就是鼠兔,開始對它們進行大量捕殺。
  
  然而,科學家經過研究發現,草場退化並非鼠兔所爲,而是草場的退化才引來了鼠兔。更讓人沒有想到的是,鼠兔還是草原的“大功臣”,它們的活動可以促進草原上的生態循環,鼠兔打洞時會翻出土中的礦物質,這會讓草長得更好,牛羊更愛吃。它們是高原生態的“晴雨表”。
  
  同時,以鼠兔爲代表的小型齧齒類動物是高原最常見的野生動物。它們雖然不起眼,但卻是值得深入研究的一個種類。它們對環境的變化非常敏感,是研究環境變化的模式動物。它們也是大型哺乳動物的食物來源,整個種群動態的變化過程能反映出它的上級捕食者——大型動物的整個種群動態過程。
  
  “網紅”旱獺
  旱獺俗稱土撥鼠。我國攝影師在野外拍攝到一張藏狐捕食旱獺時,旱獺一臉驚恐的照片紅遍全球。它站起來“啊”的一聲的表情包紅遍網絡,是名副其實的“網紅”。旱獺是松鼠科中體型最大的野生動物,全世界大概有14種,我國分布的主要有4種:長尾旱獺、灰旱獺、喜馬拉雅旱獺和蒙古旱獺。
  
  旱獺成爲“網紅”後,在高原上撫摸、投喂旱獺,成爲一些高原旅遊者的流行動作,甚至還有人把它們當作寵物飼養。科考隊員吳橋興介紹,雖然旱獺外形呆萌可愛,卻是鼠疫的主要宿主之一,並不適宜當寵物飼養。最近幾次在蒙古國和俄羅斯引起的鼠疫,都是由于遊客或者獵人捕殺旱獺而引起的感染。“鼠疫病原和旱獺長期協同演化,達到平衡,之所以會對人類造成威脅,一定程度上與人類的‘越界’行爲有很大關系。我們要對大自然懷有一顆敬畏之心,不能過多地打擾它們。”他說。
  
  雖然旱獺攜帶鼠疫病原,但並不代表它就是有害物種。它們挖洞破壞草場,也不全是壞事。在青藏高原上,旱獺是很多高原肉食動物的主要食物來源,同時有些地棲的鳥類會飛到旱獺的洞裏面棲息,還有青藏高原上的藏狐、荒漠貓等動物,會利用旱獺的洞穴作爲避難場所。因此,它們對當地的生態系統有著重要意義。
 
https://mp.weixin.qq.com/s/0FrjSZi0Iktqszd_xZnDvA
附件:
地区:北京市  广东省  山东省  江苏省  河南省  上海市  河北省  浙江省  香港特别行政区  陕西省  湖南省  重庆市  福建省  天津市  云南省  四川省  广西壮族自治区  安徽省  海南省  江西省  湖北省  山西省  辽宁省  台湾省  黑龙江  内蒙古自治区  澳门特别行政区  贵州省  甘肃省  青海省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  西藏区  吉林省  宁夏回族自治区
上海 北京 沈阳 深圳 广州 天津 佛山 杭州 青岛 苏州 香港 太原 呼和浩特 石家庄 长春 南京 合肥 南昌 福州 南宁 武汉 长沙 济南 郑州 成都 西安 兰州 银川 乌鲁木齐 西宁 拉萨 昆明 贵阳 海口 台北 澳门